Magnum Workshop – Day #2-3

第二天是这几天最像课程的一天,早上 Stuart 爷爷讲了关于 Photography Coherence 的概念和 Documentary Photography 的历史。下午 Chris 爷爷讲了关于他的过去一系列作品想法的来源。

总结一下我觉得 Stuart 爷爷讲得关于 Photography Coherence 对我的启发最大。大概说一下 coherence 分为 artistic coherence 和 authorship coherence 两个意思。artistic coherence 讲得就是同一本作品的照片风格应该有连贯性,比如焦段,相机画幅,黑白还是彩色等等的选择,而 authorship coherence 讲得是同一个摄影师跨越作品之间风格的连贯性,大概是别人看到就能感受到是「你的照片」的感觉,所以是更高一级别的连贯性。

第一天课程的时候 Stuart 爷爷曾经问大家,”what is your point of street photography?” 当时我觉得这个问题好难回答,不像其他一些关于 community, culture, social issues 的旨在唤起大家对问题关注的项目,street photography 好像并没有想要唤起什么东西的意思。不过当看到 Stuart 为了解释 photography coherence 而展示 Gary Winograd 的 The Animal, 和 Martin Parr 的 Benidorm,好像有点灵光一闪明白了 street photography 意义的感觉。两本摄影集都有各自的 artistic coherence,分别在纽约动物园和西班牙海边小镇表达出一种很幽默的影像。其实这就已经达到了作品的目的,就像一部优秀的喜剧电影,能够通过构图用光色彩让观众会心一笑,就已经达到了作品的意义。

Garry Winogrand – Bronx Zoo

第三天的课程以学生们 present 第二天留的作业为主。每个人挑出三张自己过去的照片,和三张自己别人拍的受到启发的照片,六张照片需要跟你三周项目的主题有关,然后准备5分钟的 presentation 讲解你的 idea,老师听后会留有5分钟给予反馈。

周四晚上为了准备周五的 idea lab,加上时差的关系还差点失眠。一开始没有什么思路,想从森山大道的「夏威夷」,Burt Glinn 的「A Portrait of Japan」,Steve McCurry Instagram 上关于日本的照片,三处各挑出一张 ,然后来表达我想做 street photography of London 的想法。这里面最熟悉的是森山大道的「夏威夷」,因为自己家里就有一本,于是就从开始翻阅网上的资料,然后对他的作品和自己想要完成项目的想法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森山大道 – ハワイ

总结下来「夏威夷」这本摄影集有几个打动我的地方,第一个是他对夏威夷的全新诠释,平常看到的大部分的夏威夷的照片无非是蓝天沙滩大海和热带的树木,但是森山用他极具特色的高对比度与高粒子黑白拍出来的夏威夷,少了常见照片那种旅游景点的庸俗感,反而多了一些不确定,有点荒凉又有点慵懒的气氛,甚至让我这个海南人有点想起来小时候跟爸妈去「那时」的三亚度假的气氛。第二个是森山的文字里说的,「在没去过夏威夷之前,我狭隘地觉得日本摄影师就应该拍日本,纽约摄影师就应该拍纽约。当然,这些规则就是应该被自己打破的」,看到「夏威夷」摄影集里强烈森山风格的照片,也从另一个角度启发了我,不管是美国「旧金山或者纽约」还是伦敦,对于我来说我终究是个外来者。回到课程项目的想法,如果能够通过 street photography 让看照片的人感觉到「oh, 伦敦也可以是这样子」,其实我都算是满意完成课程作业。

因为一直在看森山大道的资料,所剩时间无多,干脆直接放弃研究 Burt Glinn 和 Steve McCurry 的日本的照片,转向森山大道新宿的照片。因为老师要求大家准备至少两个想法,这样第一个想法如果没法完成,可以有 plan B。所以我想从另一个方向去 approach street photography of London,这次的灵感则来自森山大道关于东京,关于新宿的照片。阅读森山大道自己的文字,他把在东京里的感觉比喻成「行走在电影 Blade Runner 里边」,反过来「看 Blade Runner 的时候,电影里的场景也一直让他想起东京的景象」。新宿有着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铁火车站,有着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市政府办公楼,高级酒店,同时也是那时候东京最混乱的娱乐中心。森山大道把城市比喻成人们欲望「desire」的显现,所以他通过摄影的方式把这些东西用图片显现出来。伦敦是欧洲第二大的城市「第一大是伊斯坦布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两座金融中心之一「另一个是纽约」,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通过镜头传达出伦敦这个城市作为最繁忙的金融中心的人口密度所展现出来的所谓城市欲望的感觉。

森山大道 – ニュー新宿

到了周五「第三天」,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 present 自己的 project ideas。超过一半的同学的项目都直接或者间接地跟 social issues/minority group 的话题有关,相关话题都会以 portrait photography 为主,然后配合人物周遭环境去讲述自己想要讲的故事。一个黑人美眉想要研究关于伦敦非洲裔移民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family without blood connection」的概念。有个曾经去过阿富汗拍摄塔利班的巴基斯坦哥哥想要拍摄伦敦一个很有名的公宅 Robin Hood Garden,公宅面临拆迁的命运,巴基斯坦哥哥想要拍摄住在里面的人的故事。剩下一半的同学有的还在几个主意之间摇摆,有的可能跟我一样做 street photography,不过每个人则各有自己的侧重点。比如有个 Boston 来的姐姐想要探索伦敦其中一条街道的 gentrification,想通过相机拍出 gentrification 对当地 community 带来的影响,和街道上店铺之间的反差。

轮到我的时候我跟老师们讲了我的想法,也提到了森山大道的照片来解释灵感的来源,觉得我对他的照片能够找到共鸣,也希望我能把同样的感情通过照片表达出来。跟大多数同学得到的反馈一样,老师还是挺支持的,只是对我寻找的地方给了一些建议,同时就是提到说要「多走路,多走路,多走路」。大概的方向已经有了,剩下的就是准备周日一整天外拍的具体计划了。

Magnum Workshop – Day #1

第一天的课程大部分时间都是同学们自我介绍,介绍自己曾经做过的项目,为什么对摄影感兴趣,三个星期的 Workshop 想学到什么。

有个乌克兰mm红十字会工作,跟着组织去过以色列,非洲等国家。她 present 经的一个项目是到南苏丹的一个村庄里,其中一张照片是个黑人小朋友看着前方,她说这个村庄没有别的媒体去过,当时给了她一个小时的时间她毫不犹豫就过去一通拍摄,说这个村庄其实前不着村后不着地,里面住的人都没法用水。

有个巴西mm讲她最近做的一个项目是记录巴西的医疗系统,说她们国家医疗系统特别烂,很多疾病病人得了之后基本就宣告死亡了,她就在其中几个人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记录他们的生活,想要让这个国家别的人更重视这个事情。她说英国的医疗体系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她想来伦敦接着做她的这个主题。

20来人的课堂,学生们来自各个国家,英国人占不到1/3,背景相当多样化。有来自印度西海岸一个关注当地文化融合/矛盾的印度哥哥,有住在伦敦曾经是狗仔记者现在转行做 fashion photography 华人哥哥;还有一个来自香港在投行工作的北京哥哥,说他很关注艺术和哲学的关系;还有个来自德州的高中生mm,在大一之前 gap 了一年想到处旅游和学习;还有几个英国大爷加拿大大爷,年纪看起来跟老师差别不大也在这儿一块上课。

这次伦敦传媒学院和 Magnum 合作的 workshopMagnum 来了两个摄影师 Stuart Franklin, Chris-Steele Perkins 都是英国人,老爷爷一位60岁了,一位70岁,对摄影的思路仍然非常清晰,时不时抛出一些引人深思的问题。同时非常宽容,不管学生水平如何,背景如何,一直在鼓励大家要找到自己的热情所在,不要在意照片是否好还是不好,重要的是把自己的热情用照片的形式传达给你的观众。

下午上完课,有一个小时的 welcome drinks,类似于美国的 happy hour,大家喝喝啤酒聊聊天。我喝了一杯,在快要结束的时候终于跟 Stuart 爷爷说这次来参加这个 workshop 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你29年前夏天在北京大广场拍的照片「2018-29=?, 夏天就是五月六月的意思」,没有说出口的是「你的照片应该在中国除了领导人肖像以外最多人见过的照片」,然后问了问 Stuart 当年在大广场参与整个事情的经过,这样的对话对自己来说也是蛮神奇的一个体验。

第一天的课程最大体验还是 culture shock 吧,从小学开始学习数学到大学研究生读计算机到毕业后做工程师,算一算也是做了25,6年的理工男,不管是科学还是工程,总是在一个逻辑的世界里来算出或者设计出你想要达到的结果。然后第一天上课,老师提到最多的词就是「find your passion and your own voice」,实在是得好好思考,因为后天又是 presentation,就要跟老师讲自己在伦敦这三个星期所要拍摄的 idea 了。

Khan Academy – The housing price conundrum 课程笔记 Part I

最近在观看 Khan Academy 上关于金融知识的系列课程,今晚学习的视频内容是 Sal Khan 分析了 2000-2006 年之间美国的平均房价疯涨的原因。

先介绍背景,课程以 00 年房价作为基准点进行分析,00-06 年之间美国全国房价不断往上涨,04 年的时候相对于 00 年的房价上涨了46%,06 年顶峰的时候相对于 00 年则是上涨了 88%。美国历史上房价从没有如此疯涨过,6 年的时间几乎翻了一番,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 – 价格取决于供求关系。根据这个理论,对房子需求的增长一定是远大于供应的增长才会造成房价的疯狂增长。在这里需求取决于两个主要因素:人口和人们的平均收入,而供求则取决于每年新建的住宅。但是根据纽约时报的调查,00 年到 04 年的时间里其实人们的平均收入是下降的(-3%),虽然人口略微增长(1.5%),所以综合下来总体收入是略微下降的(-1.4%)。接着我们看看供应方,数据显示 00-04 年间新建的房子增长了 6%。基于收入下降了 -1.4%,新盖房子增加 6% 的条件下,房价四年之间却增长了 46%,所以从表面的供求角度来解释房价的疯狂增长,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需要从别的角度来分析这个现象。

在解释房价疯涨的原因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传统」的贷款买房的方式。假设 70 年代的时候,人们想要贷款买下一栋价值 $60,000 的房子,需要缴纳 25% 的首付($15,000),需要提供稳定收入的证明,并且需要拥有不错的信用记录。这样的方式持续了很多年,直到 2000 年,借贷的人开始降低了对贷款人的信用标准。打个比方,01 年的时候贷款买房的人可能只需要 10% 的首付和 600 分的信用。所以之前 $60,000 的房子现在只需要支付 $6,000 就可以买下了。又因为当时租房市场需要支付的房租远高于买房所需要还的利息(关于租房 vs 买房的讨论,请参见 Khan Academy 另外一个系列课程),于是当首付,也就是买房门槛降低之后,买房的人数量就上来了。到了 03 年的时候,人们甚至不需要付首付就可以贷款买房,对买房人的收入背景和信用调查也放松了很多,所以在人口数量没有大量增长,总收入反而有些下降的情况下,可以贷到款买房的人突然多了许多。甚至到了 04/05 年,情况进一步恶化,不仅仅不需要首付,你甚至可以欺骗银行说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可以贷到款买房。信用的调查越来越容易,在加州和佛罗里达,有的外来民工可能在年收入 $40,000 的情况下就敢贷款购买价值 $1,000,000 的房子。于是乎,我们现在需要解释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些银行,或者债主,愿意把钱借给这些很可能没法把钱还清的贷款者,去买一个价格如此虚高的房子?

母校

我本科四年是在北航度过的。最近发生两件事情:

一是《此间的少年》在美国上映,许多本科北大的同学纷纷在renren上发表对母校的怀念,然后贴贴照片云云。
二是清华此值百年校庆,许多本科清华的同学纷纷在renren上发表四年期间的许多回忆,从入学到毕业,
上次跟孔哥带我和天姐一起去考驾照,车上俩人就开始商量起校庆时去哪聚餐,
不曾想过小至于此的Dartmouth仍然拥有许多清华校友。

清华校友遍布天下,别的专业不说,单单是计算机一行,
LinkedIn上Google, Facebook的中国员工70%都毕业于此。

大学期间偶尔去过几次清华,刚到北京时作为游人去过一次,
后来陆陆续续找过一次教授,吃过几次饭,寄过几次包裹,也听过几次讲座。
所以当renren上清华的同学说道对母校的回忆时,荷塘和学堂,我也些许有些印象。
但是再往后的三教和老馆,在我眼前也就是几个汉字而已了。

那天一个北航六系大二的学妹说她很想回去复读考北大,
我说北航六系的许多学生谁又不是曾经都把清华作为高考的目标呢?

有件事我极少跟别人说(就算有也是几年前跟闪电提到过),
但是我心里其实一直常常在想,
如果当时高中懂事一点,好好努力能够考上清华就好了。

海南省一年高考,理科清华的名额是一十八人,北大是十人;
文科清华没有名额,北大印象中不多于十人。
02,03,04,05届,我们学校每年都有一至三人考上清华,
所以高考前清华的老师还特地来到我们学校与学生交流。
我印象最深的是,交流会之后校长把宣传材料中唯一的一张清华地图给予了我,
对我说:只要保证能够在前二十就好了,专业什么的以后再说。

就像学姐说的,行胜于言,如果说十只做到五,那就不是清华人。
所以我最后也不是清华人。

比较有趣的是,那一年班上比我考的好的四个学生全都去了北大,
分别攻读计算机,微电子,元培(后转生物)和光华,
他们也成了我们中学那一届的骄傲。
所以我本科直到四年级之前都不认识清华的同学(后来申请陆陆续续认识了一些),
所以对北大的校园也比清华熟悉许多 ^_^

后来北航的舍友,当年河南的考生,经过大半年持续不断的努力,终于高分考上清华计算机系的硕士生,
当时他中榜的时候我很高兴地在renren上说,他比那些选择放弃考研留在本校保研的学生崇高多了。

但不论如何,天真的本科时光已经一去不返,研究生更多需要考虑的是毕业后的生活,
班级出游,参加社团,暗恋MM的事情终究是已经过去了。

距离高考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不得不说这一次考试改变一个中国学生未来的能力实在是太大,
时而至今,我依然难以用“行胜于言”四个字来描述自己。
不过同样这五年,自己还是在一点一点地进步。
尤其是大四实习和来到美国后,看到更大的空间与相比之下自己的诸多不足,
可喜的是最近这一年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我亲身体会到
几乎任何事物都是可以通过努力地学习而达到一个优秀的水平的(极其杰出则可能需要天赋的帮忙),
所以对可以预见的未来还是充满了期待。

也希望四十一年后,我的母校百年校庆之时能够,
能够更像一个大学吧。

2010年度人物 – 马克.扎克伯格 Part II

Part I

扎克伯格是那些记忆中还存有互联网出现之前世界的一代人中的一员,尽管仅仅是搭上了末班车.他出生在1984年,在纽约州的Dobbs Ferry市长大,他的父亲-牙医扎克伯格的口头禅是”我们总是要为懦夫考虑.”
马克有三个姐妹,她们最大的一个Randi现在是Facebook的消费营销主管和社会化产品的创新者.在充满支持帮助的家庭气氛下教育出来的孩子是充满自信的.
根据他父亲Ed的话说,幼年的马克是”具有强烈意志和精力无穷的.”对于某些孩子来说,他们对于问题总是满足于”是”或者”不是”的答案,”他回忆道,”对于马克,如果他要求做什么事情,肯定的回答是没什么问题的,然而否定的回答则需要更多的解释.如果你准备拒绝他某件事情,你最好准备好具有事实,经验,逻辑和情理支撑的强有力的论点.我们幻想他将来会成为一个律师,他可以说几乎100%能够说服法官.”

扎克伯格的孩子们热爱恶作剧:在1999年新年前夕,他们的父母担心千年虫的bug,于是那一晚马克和Randi一直等到午夜网络瘫痪的时候,拔掉了电源.他们同时也是绝佳的项目实践者.有一年的冬假,他们决定拍摄一部模仿整个星球大战系列的恶搞片子,名字叫做The Star Wars Sill-ogy.”我们对这个项目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Randi说道,”每天早上我们起床后都会开会讨论片子的制作.那时Mark还没有变声,于是他在扮演卢克.天行者时的声音音调总是很高,然后我们的小妹妹,那时好像只有2岁,她被放到一个垃圾箱中扮演R2D2被我们领着到处走”.

这样你就不会奇怪为什么马克的成年礼是以星战作为主题的,同时他非常小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程序员了,开始于一台运行Windows 3.1的Quantex 486DX电脑.当他12岁的时候,他为家里写了一个网络,被他称为ZuckNet;那时的家庭网络并不像现在一样可以放到了一个盒子里去.(他澄清道,出于谦虚和对准确事实的追求,他们最后找了一个专业人员来进行连线的工作.)他还写了一些计算机游戏:以他中学为背景的大富翁版本,和以罗马帝国为背景的战旗游戏.

扎克伯格先是进了一所当地的高中,接着去了新罕布什尔州(译者注,Dartmouth所在的州)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译者注,西方国家中最知名的三所私立高中之一),在那里他对很不协调的两项传统技艺:古语言和击剑表现出了兴趣.他还跟同学一起写了一个叫做Synapse的音乐推荐程序.美国在线和微软同时表示愿意以一百万美元左右的价格收购它.但是扎克伯格必须放弃他的学业来进行开发.他最后决定进入哈佛,而不是卖掉这个程序.

扎克伯格在哈佛和随后的生活,是十月份上映的一部电影[社交网络]里的主题,该部电影的编剧是Aaron Sorkin,由大卫.芬奇执导.[社交网络]描绘了一个愤怒的,具有社交障碍的天才的丰富并且充满戏剧性的故事,他总是不断地用同一语调发表他那些带有轻蔑性和攻击性的长篇大论以掩饰他内心的痛苦.这个角色与现实中的马克.扎克伯格几乎没有任何相似.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

他并没有出众的外表,身高差不多173cm,鹰钩鼻,鸡胸,和紧贴额头的棕色卷发.他穿得像兄弟会里的男孩,T恤衫和牛仔裤,尽管他的指甲极端地整齐.他最为显著的特征是他的下巴,有一点比寻常要高的角度.在电影里,这被演成好像从他的鼻子上往下看着你,但现实中更像他踮着脚尖试着要检查什么东西似的.

扎克伯格经常-或者说总是-被描述为不易亲近的社交笨蛋,但这并不准确.
正确的是,跟他保持谈话确实具有挑战性.他对待谈话的态度是以尽可能高效和迅速地交换数据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作为他的一个消遣.他处事令人可怕地快捷,说话非常快并且准确,如果他觉得没有数据可以传输了,他会戛然而止陷入沉默(“通常我不太喜欢太多关于我本身的事情,是我们第一次面谈时他的见面语”).他不会依赖于把球丢回去,或者给你一些积极面部表情的提示.他的典型表情是一个带有稍稍睁大双眼的直面你的盯视,让你感觉好像有什么蜘蛛在你的前额似的.

(未完待续…)

2010年度人物 – 马克.扎克伯格 Part I


在从华盛顿飞往波士顿的飞机上,我读了这一期时代周刊对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报导.
觉得写得还挺有意思的,总之就是又一个程序员用双手改变世界的故事.
因为受到老朱在他博客上翻译体系结构论文的影响,于是我也想把这篇十来页的报导翻译成中文,与各位还揣有梦想的程序员共勉.
文章很长,所以会分几次翻译完成.

———————–我是一个寂寞的分割线————————

2010 年度人物 – 马克.扎克伯格
作者: Lev Grossman
摄影: Martin Schoeller

2010年11月26日,马克.扎克伯格正在”水族馆”(Aquarium)进行一场会议,”水族馆”是Facebook的一间会议室,它的名字由来是因为该会议室位于巨大的办公室空间的中部,且其三面墙都是大大的玻璃,这样所有的员工都可以看见会议室里面发生的事情.
在Facebook的办公室里,会议室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因为如果员工有任何隐私的话,会议室是唯一的地点,即使像”水族馆”这样几乎毫无隐私可言的会议室.
除此之外,其他的所有空间都是完全开放的,没有隔间,没有办公室,没有墙,就像一片冻原上放置了办公室家具.
Sherly Sandberg,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原先是Lawrence Summer财政部的首席员工,她在这儿没有办公室.
扎克伯格,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联合创始人和远景规划者,他也没有办公室.

Facebook的团队刚刚从一场讨论新发布的”Facebook消息”的午餐中归来,”Facebook消息”在前一天刚刚发布,但是它并没有得到很大关注,或者说没有达到预期的关注效果.
扎克伯格在引领着这一次会议,同时活跃地提出他的观点-没有笔记和白板,只是用手势进行表达-但是语调听起来很轻松.
扎克伯格那出了名的古怪社交习惯由他的许多行为组成,但是在像这间会议室的屋子里时,他就像是硅谷的George Plimpton(美国著名的记者,作家和编辑[译者著]).
他与Andrew “Boz” Bosworth非常幽默地交换彼此的观点, “Boz”是该项目的技术指导.(Boz是扎克伯格在哈佛上学时人工智能课程的授课老师.他说他未来的老板当时在课程上表现平平.但是公平地说,扎克伯格在那个学期写出了Facebook.)
除了坐在角落的记者,没有人看上去超过30岁,除了记者的公关随从之外,在场的都是男孩子.

门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很醒目的灰发男子闯了进来-这是唯一能表达他进门的方式-后面跟了一对随从.他既是房间里最年长的人,至少比别人大了20岁,同时也是唯一一个穿了西装的人.他进入这栋楼之前,轻松地与一个想要保持优越感的人解释了一番之后,于是就进来了,然后向马克伯格进行自我介绍:Robert Muller,联邦调查局的首脑,很高兴与你会面.
他们握了握手,然后寒暄了几分钟之后,Muller就离开了.在令人淡疼的寂静下,每个人面面相觑,似乎都想说一句,这TM是咋一回事啊?

这是一个好问题.大约七年前,2004年二月,当时19岁的扎克伯格是哈佛大二的学生.他在他的宿舍提供一个叫做Thefacebook.com的网络服务,它被称为”一个通过社交网络连接大学生的在线目录”.而在今年,Facebook-少了the-已经有5亿5千万的注册用户.在这个星球上12人之中就有一个拥有Facebook的帐号.这些用户说着75种不通的语言,他们每个月所有加起来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超过7千亿(What’s the FUCK!?[译者著])分钟.上个月的网站统计的单页点击率达到了美国人口的四分之一.至今为止,他的用户数量仍然以70万每天的速率增长着.

这些是如何发生的?在不到七年的时间里,扎克伯格用仅仅一个网络将十二分之一的人类连接在一起,他建立了一个几乎是美国人口两倍数量的社会单体.如果Facebook是一个国家,它将会是仅仅落后于中国和印度的世界上第三大国家.它一开始是以一种新奇的玩乐方式出现,结果它转变成了一个真实的存在,一个已经在种族的范围里改变了人类之间互相联系方式的存在.我们现在在一个盈利的网络上进行我们的社交活动,理论上说我们让扎克伯格的身价已经超过了60亿美元.

Facebook已经融入到跟美国人生活的社会结构中,并且这个影响超出美国波及到整个人类的生活:几乎一半的美国人拥有Facebook帐号,但是70%的Facebook用户生活在美国以外的国家.这是对我们全球社交现实永久的影响.我们已经进入了Facebook年代,马克.扎克伯格就是那个把这些带给我们的男人.

(未完待续…)

Lightroom 入门学习笔记

Lightroom Main Window

受到某位同学帖子的启发,所谓”数码照片”天生就是等着我们去修的,加上在车展上拍了1000+张车模的照片,有着如此丰富的素材,于是决定学习一下相关的修图技术。
早就耳闻Apple Aperture and Adobe Lightroom 两款图像处理软件的大名,无奈俺目前没有Mac,只好选择学习Lightroom。
学习的素材则是Adobe官方的Learn Lightroom 2.0 视频教程,看的过程记了笔记若干,现在整理成一篇日志,方便自己复习,也方便感兴趣的同学阅读。

0. The Five Rules
这是Lightroom(一下简称LR)软件的Help里面自带的对软件的简介。
1.1 Module Picker
这是位于软件主界面右上方的选项,有五个分别是:Library, Develop, Slideshow, Print, Web。
这五个模块描述了处理照片的流程,选择不同的模块会主界面显示不同的Panel,以供我们完成相关的任务。
1.2 Panels
Panel位于LR主界面左右两边的位置。
左边的Panel主要用于浏览文件和Preset,右边的Panel则会用于帮助用户完成相关任务。
1.3 FilmStrip
Filmstrip位于主界面的正下方,用于浏览照片。
可以在这里选择照片以编辑。
1.4 Key Commands
一些常用的快捷键。
Tab: 隐藏/显示两边的panels
Shift+Tab: 隐藏/显示所有的panels
F: 全屏模式
L: 关掉灯光 🙂
`: 标记(flag)选择的照片
Ctrl+/: 显示该module相关的快捷键
1.5 Finally
Enjoy!

1. Overview of Importing
LR提供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功能就是,可以在从存储卡往我机器的硬盘上拷贝照片的时候,可以选择一个备份的位置。
比如我选择我的外接移动硬盘作为备份的位置,这样子我在处理我本机上的照片的时候,就可以很开心地将那些很不满意的照片 随意地删掉,而不必考虑以后万一还想找回来的问题。
有人问,那为什么还要用一个移动硬盘来存储这些不满意的照片呢?
其实作为一个Photographer,摄影师或者摄影爱好者,认为购买新的移动存储的代价是小于删掉照片的。
查了一下Amazon.com,一个500GB的外接移动硬盘大概要加在$80左右,相当于是将来我10顿饭,半个星期的饭钱。
所以在移动存储如此便宜的场景下,还是尽量不要删除照片吧。
除此之外呢,在导入的过程中,LR也可以根据你的设置,自动将照片归档到不同的文件夹下,比如按照日期。
并且可以给导入的照片加上关键字,比如”autoshow”,方便以后进行检索。

2. Overview of the Library Module
Library Module无非就是让你选择照片以进行编辑的地方。
比如这次在车展照了1400张的照片,我只想挑选出其中其中的20~30张,以进行后期制作。
所以Library Module的核心思想就是尽可能地方便你浏览所有的照片。
几个核心的快捷键是刚刚提到的:Tab, Shift+Tab, L
然后Library提供了四种浏览模式(括号里是快捷键),分别是:
Grid View (G): 以一个一个的格子来浏览照片。
Loupe View (L, or Enter): Loupe 的中文意思是放大镜,即是仔细地观看其中一张图片。
Compare View (C): 可以将两张图片放在一起浏览,以进行比较
Survey View  (N): 可以将多张(>=2)图片放在一起浏览,以进行比较

3. Rate and Review Your Images
浏览图片的目的是选择出,进一步想要进行详细编辑的图片,或者方便之后回头进行浏览。
LR有三种预设分类的方式:
Flag: flag有三种状态,Flagged (P), Unflagged (U), Rejected (X)。
即在浏览图片的过程中点击一下P,这张照片就被标记了,之后使用filter便可以很方便地将标记了的图片选择出来。
Right key + P, 应该是会非常经常使用的快捷键配合 🙂
或者被标记为Rejcted的图片进行删除。
Rating: 可以给图片进行打分(1~5分),这个功能应该是方便之后回头选择的。
比如5分都是最最喜欢的图片,就可以很方便选择出喜欢的图片。
就像iTunes的按星级选歌的功能一样。
Color: 可以给图片标记上不同的颜色。
比如黄色是顾客喜欢的, 红色是自己喜欢的,绿色是将来要发在flickr上的,蓝色是要放在renren上的。

4. Filter and Find Images
可以根据各种来检索图片,标记,属性,自己添加的标签。
其中常用的属性包括拍摄时间等等。
其中metadata还可以根据照片使用的镜头,机器来进行检索。

5. Collections and Keywords
可以将一组照片合成一个Collection,也可以通过添加关键字。
都是为了方便以后检索用的功能。

6. Overview of the Develop Module
终于写到Develop的模块了,顾名思义,这就是用来编辑照片的地方,这也将会是咱们花时间最多的模块。
首先右边Panel最上方的是Histogram。
然后下面一排工具,如Corp Overlay (R)等。
然后从上往下一排的Panel分别是Basic, Tone Curve, HSL/Color/Grayscale, Split Toning, Detail, Vignettes, Camera Calibration。
为什么说LR适合做照片的处理呢,因为这些Panel的摆放顺序正是处理一张照片的前后顺序
所谓前全局,然后细节,最后又回到全局。
接着说一说一些基本的功能。
Histogram的panel上方左右两端各有一个小箭头,这是用来看图片中过曝和过暗的部分的。
将鼠标移到右边的箭头,可以在图片上看到用红色标记出来的过曝的部分,移到左边则看到蓝色标出的过暗部分。
主窗口的左边还有一个叫做Preset的功能,应该是一些预先保存的设置的意思。
LR提供了一部分可以给用户选择,用户也可以后期保存自己的设置。
貌似preset还可以从网上下载。

7. Tonal and Color Corrections
编辑照片的第一步就是调整颜色啦。
7.1 Basic
打开Basic面板,第一个就是WB(白平衡)的调整,这也符合我们修改照片的步骤。
可以左右修改Temp, and Tint,或者直接使用Selector选择图片中的neutral color来调整WB。
接下来的是Tone的调整,
从上到下分别是,Exposure -> Recovery -> Fill Light -> Blacks, Brightness -> Contrast 六个选项。
Exposure: 照片的曝光,在拍摄的时候也会调整的正负曝光量指的就是这个了。增加1相当于增加了1档的光圈。
Recovery: 降低高亮的部分的曝光,以回复出细节。
Fill Light: 增加过暗部分的曝光,以显示出细节。
Blacks: 增加图片黑的部分,会让图片看上去对比度增大,尤其是对阴影部分调整比较多。
Brightness: 增加图片的整体亮度.
Contrast: 增加图片的对比度。
具体还是各位同学自己试一下效果吧,我主要使用的是前面四个功能。
首先调整正确的曝光,然后使用Recover or Fill Light来回复一部分细节。
最后调整Blacks来获得想要的效果。
Brightness and Contrast感觉变化的效果不是很好,所以很少用。
接下来的部分叫做Presense,
有Clarity, Vibrance, and Saturation,这里是用来设置整张照片颜色的饱和度的。
Clarity貌似是很多人喜欢使用的一个功能,经常开到100%,来增加照片中每一部分的对比度,可以增加增长图片的细节。
但是对于修改人像需要注意的是,增加过多该选项会让,皮肤上的瑕疵显露无疑。
相反降低该参数,会让皮肤显得如婴儿般光滑 😀
Vibrance 是一个温柔的 Saturation选项,它会增加Saturation较低的部分的饱和度,相反对Saturation较高的部分影响则较小。
Clarity和Vibrance是受大家喜爱的两个功能,你一定要自己试一试!!
Saturation,改变颜色的饱和度。
7.2 Tone Curve
前面说到,Basic部分参数的调节都是针对整张照片的,接下来的Tone Curve则可以有选择性地调整图片中的亮度。
可以分别针对High Lights, Lights, Darks, and Shadows。
也可以在图片中直接drag来调整。
这一块我也还在学习中…

8. Special Effects
这里可以通过一些对局部的调整来实现
8.1 HSL/ Color/ Grayscale
前两者可以根据某种颜色来调整相关的参数。
比如你觉得红色不够attractive,可以选择红色来增加其饱和度。
然后这儿我想介绍一下如何使用Grayscale结合Split Toning来实现一些特殊的效果。
点击Grayscale选项之后,照片会变成黑白的,然后来到
8.2 Split Toning
在这儿可以选择你想要的颜色,然后将照片的High Lights或者Shadows映射到不同的颜色上,然后增加其饱和度。
接着前面的Grayscale,一张照片被弄成黑白之后。
可以选择黄色,然后增加其饱和度,整张照片就会出现一种”泛黄黑白老照片”的效果,咔咔,还没完然后是
8.3 Vignettes
在这里调节Lens Correction可以增加图片的暗角或者暗边,调节一下别让人发现你加上了暗角,这样一张”老照片”就出来啦 ^_^

9. Local Corrections
这里主要介绍的是在Histogram下方的Adjustment Brush, Spot Removal, Red Eye Correction, and Graduated Filter。
Adjustment Brush, 可以使用一个笔刷,然后加一些设置(比如增加曝光),然后拿着笔刷去涂人脸,这样人脸的部分就被增加曝光了。
Spot Removal, 可以去除照片中不想要的地方,比如蓝天中的一个黑点(黑点可能是黑鸟)。
Red Eye Correction, 就像PS中的红颜去除功能。
Graduated Filter, 还没用过,但是看教程视频中,貌似可以用来处理天空,效果非常好。

Develop部分就说到这儿啦,许多功能我也还没怎么使用,目前来看还是Basic部分使用的最多。
建议各位同学还是多多实验,才是硬道理,就像一开始说的:
Just Enjoy It!

10. Overview of Exporting
可以使用快捷键Ctrl + Shift + E 来导出编辑好的图片,比如jpeg格式。

基本上就这些了,最后放一张笔记们的照片。
Lightroom Notes

References:
1. Adobe TV | Learning Lightroom 2.0: http://tv.adobe.com/show/learn-lightroom-20/
2. Adobe Photoshop Lightroom 2 Developing photos: http://help.adobe.com/en_US/Lightroom/2.0/WS4BB574C4-7076-4147-ADB7-2D5573F22257.html

Papers

My research interest mainly lies on three part

1.HCI part: CHI, UIST, DIS, IUI, CSCW
2.Ubicomp (HCI ∩ AI) part: Ubicomp, Pervasive,  IEEE Pervasive Computing (magazine)
3.AI part: AAAI, IJCAI

Should keep reading papers published on above conference and magazine

杀T归来

这篇加上之前写的这篇《杀G归来》,可以合成一篇叫做作《杀-留美考试-归来》。
下面就说说这一次考T的经验和教训吧,学习time同学日志里的话: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正式开始准备应该算是三个礼拜前吧,就是从杭州回来以后上了第一节bby课后的那个星期。
周一的时候从淘宝上买了一本OG,一本Barron和一本Delta。
在等书寄来的几天里,我在太傻上阅读着大家的备考经验。我惊讶地发现大家的说法如此不一,但我基本上都是挑以”一个星期搞定…”,”…速成”,”懒人非牛人备考方法”,”112分…”等等为标题的帖子进行阅读。结果十来篇帖子看下来之后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就在我没有头绪的时候,书寄到了。
怀着憧憬的心情第一次打开了OG,当时记得是每天看OG上的一个section,一个礼拜剩下的时间把OG看了一遍。其中还把阅读和听力的练习题做完了,感觉相当不错。后来证明这是完全的错觉。

我的计划是第二个星期做一做各个section的单项训练,然后第三个星期做模考和看机经。
结果由于第二个星期bby的课程实在是太刺激了,我做作业做的太投入了,一不小心就忘了我再过不到两星期考托福的事实。
其实说忘了也不太适合,主要是因为口语。考过T的大家都知道,口语是最需要练一练的,因为读、听、写的考试形式已经被我们中国考生考到烂了,唯有没遇到过口语。
我第一次做OG上的口语题时就被雷到了,找不到时间的感觉不说,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当时就琢磨着要好好地专门地练习口语。
可是问题马上来了,到哪儿去练习口语呢?在实验室怕打扰旁边的人,于是决定回寝室。可是书和笔记本都太nm重了,每次临走前想到第二天还要带回来,于是…直到有一天终于把东西带回宿舍了,心想大家都在打游戏,我在这儿练习口语不是影响到其他人了么?于是决定还是回实验室练,大不了说小声一点好了。
就这样在别扭中一个礼拜又过去了。
终于在上个礼拜周末的时候,我从illusion中清醒过来。因为就像time同学这样的大牛(四级620+,六级640+,托福112)都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来准备,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四六级成绩,顿时掂明白了自己有几两重。
所以我做出一个决定,到图书馆的六层练习口语。

结果当我把那些音频都传输到我的Nokia N810里,鼓起勇气背着厚厚的delta来到六层时,费劲周折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时。我发现我忘带耳塞了,于是那天又做了一个早上的阅读。
后来的两天里我分别做了delta上的口语和听力。
我记得看过一篇日志说delta和barron其中一本的听力是非常bt的,根本不是考试时的水平。
所以当我发现delta的听力比og上要快许多时,甚至超出我可以掌握的范围时,我自然而然地认为那篇日志说的是delta。
口语的前两题也在我地不断练习下逐渐找到了感觉。之前听过别人说这两题可以通过准备一些段子来准备考试,后来发现其实没必要,因为问的问题大多数都非常容易回答,很容易就可以想到三点理由,加上45秒实在说不了啥。更重要的是,我实在没有时间来读那么几十道题然后去准备一些万金油的段子。

接下来就是这个星期了。
头两天还是一样每天练习听力和口语。
经过来回的做题,我无奈地承认这个结论:听力实在不是一个一两天就可以提高的东西。
然后口语的后面四道题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当时听懂的比率。
为什么只是不断练习听力和口语呢?
因为从我能够获取到的信息资源是:“阅读和写作都很简单”,“写作我都没练过,直接上考场了”等等。尤其对于阅读在做了一个那天因为忘带耳塞做了一个早上的delta之后更是坚定了我心中的想法。
但我心想: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练一练写作吧。
当我试着做delta上综合写作题的时候,我傻了。就是那种要求150词我发现自己只能够写50词左右,还是在我听得比较清楚的时候。
加上口语的4、6题,我终于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对于lecture的材料我找不到文章的脉络和points。许多时候就算听懂也不知道怎么说和怎么下笔。
于是我上网去查模板,对这几道题进行反复地练习。
前天(周五)我第一次用barron的光盘进行了模考。其实这次模考并不太像真正的考试,因为我早上起得比较晚,做完阅读听力之后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加上Test 3有听力加试。
而且我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就是那篇帖子上说的bt听力题是barron而不是delta。
在这多重惊吓下,考完前两个section后的我是又饿又困,所以我决定回去吃个饭睡个午觉。
睡醒后回到实验室接着我的模考(这时候我已经不在乎在哪儿练习口语了),发现对于口语的4、6题和综合写作依然不知道如何下手。倒是第一次独立写作(也是考前的最后一次)写得还挺爽的,经过AW训练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下午考完之后本来打算晚上把听力(9个段子错了13道题)、口语和写作的几个段子再听一遍的。

结果当天实验室学长说今天有福利,晚上出去吃。800块的预算七个人吃,于是大家开始上网去查找各种饭店,为了不扫学长的兴,我就答应了他的要求。我最讨厌就是该学习的时候心不在焉了,因为此时心不在焉已经无法控制,于是我将状态转换成非学习时间。当天我们吃的还蛮爽的,印象中吃了两轮,一开始点的菜吃完了大家觉得不尽兴又点了一轮。结账的时候820+元,就在我心想每个人还得出个6、7块钱的时候,学长说其实预算有1000元,800元只是一个预期的消费。吃完后大伙儿又在饭店外下棋下了半天,回到实验室后耐不住同学的要求又打了两盘dota,打完之后把出去吃饭前没看完的“国光帮帮忙”给看了,这时我发现已经十二点半了,赶紧回宿舍。回宿舍后把累积了一个礼拜的衣服都拿出来洗了,因为第二天要去bby上课,于是在水房又洗了个澡,洗完澡后头发没干于是用手机从网上下了部王朔的短篇小说《空中小姐》给读完了。小说讲了一个爱情故事,最后还是个悲剧,让我难过了好一个晚上。
第二天(周六)早上去上了bby的课,本来打算下课后直接回实验室看托福的,因为周日就要考托福了嘛。但是在同班同学劝我回去睡个午觉,因为休息好了做事情才有效率,我想了想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于是采纳了他的建议。

晚上回到实验室之后对着答案和script把周五模考的题回顾了一遍,又接着继续练习口语的4、6题和综合写作,悲剧的是知道我离开实验室时仍然感到无从下手。
我心想考试的时候应该自然就会了吧。

为了看美国机经,7点钟我早早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吃完早餐来到实验室时已经八点了,把美国机经看了一遍,准备了一下上面的口语题,记了一下综合写作的几个点。我开始看加试的机经。
看完各种机经后时间也差不多了,但我想起time同学的经验,于是我在实验室坐着等到九点二十的时候才下楼(考场就在靠近我实验室正下方的房间)。抄了一个不透露考题和不作弊的宣言后我坐在那等着,抱着听到别人口语的期望我是倒数第三个还是第四个进入考场的。

一上来大家都在试音,所以做口语的时候感到有些懵,三篇文章基本上都是压着点答完了问题。
接着是听力,几个lecture的段子的题目都很不确定,汗···
加试听力是那几个经典的段子。
可是由于听力我做的太快了,我发现当10分钟休息的期间只有一个离我大概半个教室远的女生在念口语。虽然很大声,但是我实在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休息结束后,我很紧张,因为我马上就可以知道有没有碰上机经了,要知道六个口语题我都准备好了啊。
可惜没碰上。
不过还好,前两道题说的还蛮自信的。直接导致后面四道题都听明白了。
综合写作也很简单,不论是阅读还是听力材料,思路非常清晰,写得那叫一个畅快,我稍微收敛了一下写了大概230+单词。
最后独立写作就不说了,哥毕竟是练过AW的。

没想到结果是一开始担心的口语和写作感觉不错,反倒阅读和听力忐忑不安。
不论如何,我的第一次T(当然希望是唯一一次)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等成绩出来再说了。

我又要开始赶bby那些刺激的作业了,哈哈~~~

清华陌拜-7.16

我也来谈谈这一次的Cold Visit吧。

首先我调研的方向是人机交互,而据我所知我们学校是没有老师做这个的,最多只能说有一些擦边的项目。所以我一开始就将目标锁定在了清华大学。
经过我查阅清华媒体所的网页,和通过向清华认识的同学打听,将目标锁定在了四个老师身上。
S教授:媒体所所长,同学A说她是少数几个做比较纯的人机交互的老师,同学B也说她是泰斗,加上原来在国外学校的学生页面上看过她的名字。所以她也是我今天最想拜访的老师。
T教授:同学A介绍的另外一个做比较纯的人机交互的老师,但是他的页面上对其介绍非常少。
C教授:这个老师其实主要的方向是Computer Vision,但是由于同学A在其指导下做过项目,所以也成为我拜访计划中的一员。
A教授:这个老师的主要方向貌似也是Computer Vision,同学A说这个老师人很好。

将四位教授的联系方式和办公室地址记下来以后,分别给他们发了一封邮件。邮件先介绍自己,然后表明自己想攻读“人机交互”的博士,希望能够与老师交流。
邮件是昨天晚上发出去的,今天早上起来以后发现老师还没有回复邮件,遂决定直接杀向清华。

绕了大半圈终于找到清华的FIT楼,坐电梯来到五层,出电梯的时候还是感到一丝紧张,还有一丝兴奋。看了一下楼里的海报:一个MIT的教授这两天在这有个series course。然后就去找S教授的房间,发现门没关,打开进去之后一番自我介绍,老师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响了,老师说这个电话可能有些长,你在外面等一等。
我心想:got it!这么说第一个,也是我最想拜访的一位老师已经成功了。
在走廊等了十来二十分钟左右,老师打完了电话,这次的拜访也正式开始。

老师说因为我没有跟她约时间(老师没有回我的邮件),其实待会有一个讨论会,她还得准备一些材料,所以这次谈话可能会比较短。我说好的。
一上来老师就问我的GPA和北航的政策,我赶紧解释其实我是想到美国去读博士。
然后我们就开始讨论HCI的问题。
其实之前我是带着一下几个问题去的:
1.人机交互的发展现状。
2.因为之前统计过CHI的paper,发现这个领域做的东西很杂,不像别的领域几块几块分的这么清楚,如何能够抓住人机交互的不同的小研究点。
3.因为这个老师也在媒体所中的pervasive computing division(普适计算组),所以我想她具体介绍一下pervasive computing和一些他们做的项目。
4.一个学生的知识如何从textbook到research。
因为在时间有限的前提下,老师回答问题的过程中我不仅在做笔记同时脑子也在飞快地思考下一个问题,生怕谈话一有间断就over了。
总的来说收获有下:
1.CHI的paper比较侧重human factors,所以这个会议的论文从computer science的角度去看的话会感到没有头绪。所以推荐另外两个会议UIST和IUI。嗯…回头一定好好看看这两个会议的paper。
2.人交互的paper一般都会有technology和evaluation两个部分。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些经典的evaluation方法(汗啊,这个应该是我自己先看好的)。然后很想知道关于前面的technology,有没有什么路子能够让我去学习的。老师说technology就涉及到各个方面了,比如multi-touch就会涉及到一些物理的知识,比如computer vision又是另外的一些知识。尤其现在很热的multimodal,更是各种技术要结合在一起。最后老师下结论说,人机交互对于本科生做出东西来很难。
3.我又接着问,对于研究生一年级应该去学些什么东西呢,或者说怎么入门呢?老师说那就根据课题组了,根据项目的需要去学习知识,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去积累。

由于时间的关系了,许多问题也没来得及展开去询问。
我的感觉是看来要做人机交互的论文,还得先去学习别的领域技术,能够把东西做出来先,再拿人机交互的知识去进行评估。
看来现在还得想想要去学些什么了,这儿没有课题组,只能靠自己了。
另外,下次找老师的时候还是得把人机交互的相关基础知识弄得熟悉一点再去,然后争取交谈的时候能够持续的使用专业的词汇。

因为与第一个老师的交谈实在太刺激了,而且感觉从人机交互的角度来说,在自己目前的水平下,难以问出更多的东西,于是就打道回府了。